[微小說300題] Trick or Treat
111
263
66
130
278


艾兵

pa  r o
        故        事


惡    夢
早上醒來的艾連,發現應該躺在自己身邊的里維失去了踪影。
明明每晚最後一眼看見的是對方,每朝第一眼看見的都是對方。但只有「今天」情況不一樣了。
「里維先生……?」
第一句從艾連口中呼出的是帶顫抖的呼喚。
張望房間,艾連按捺不住掀開被子跳下床,在屋內探索。
  沒  有  人。
洗手間,浴室,廚房,花園,客廳,所有空間艾連都察看過一遍,腦內浮現出里維居家的各種身影,他卻沒有出現在眼前。
「里、維先生……」
早晨的陽光從百葉簾灑進客廳,臉色難看的艾連看著沙發,突然呆了。
那是張單人沙發。
艾連衝進睡房,「本來」雙人的大床「變成」了單人床,牆上的打掃時間表「轉為」棒球和歌星的海報,井井有條的房間「變得」有些髒亂。
艾連打開衣櫃,衝入洗手間,只看見自己的衣服和梳洗用品。

與其說里維消失了,不如說里維不曾在這屋子裡生活過。

「好、奇怪。」艾連扶著額,頭痛欲裂。
里維先生明明一直在我身邊……洗臉,脫衣,煮食,澆花等,他的舉動和表情我明明都記得……他存在於這屋子的的畫面,全都印象鮮明……
里維先生,里維先生……
里維在艾連腦海中的面目模糊起來。
——里維先生,曾經住在我家嗎?
一個個「回憶」在褪色,淡化……
——里、維……     是誰?
然後再也不能被「回想」了。


里維從街外回來,手上提著早晨大減價的膠袋。
「嘖……居然把清潔用品的減價時段改得那麼早。……艾連你起來了?」
里維在玄關看到用碟子盛著煎蛋和多士的艾連從廚房步出。
「……你是誰?」艾連一臉陰霾和狐疑。


是夢就好了。
是夢的話,發生多麼不可思議的事都能被理解——根本不用以任何理由去解釋。
所有令人討厭的事,不想發生的,不想遇見的,統統在夢中經歷就好。
無論經歷著什麼事,夢醒的一刻全部都會完結。
所以,是 夢 的 話就快點結束吧。



   魔 彳
「我能為里維先生掏出心臟。」
在儲物室,里維停止檢查手中的道具,轉身面向艾連。
「聽好,艾連……」話未說完,里維因眼前所見呆滯了一下。
穿著西服的艾連用匕首慢慢刺進自己的左胸,血緩緩滲出,漸漸染滿白色的裇衫。
「艾連!」里維喊出一句,也不知自己的心情是緊張,悲傷還是憤怒。艾連用另一隻手推擋,稍退後﹕「這只是『魔術』。」里維露出從未有過的表情,立刻再阻止﹕「停止。」
艾連看起來既欣喜又失望,停下刺穿自己的胸口﹕「『魔術只是掩眼法而已』,不是里維先生你教我的嗎?」
「還是說,你終於認同我的魔術了?」艾連步向里維,痛苦地笑著﹕「好高興……」
「艾連……你到底……」嗅著陌生的腥味,里維的思緒混亂了。
「噓。」艾連的眼底暗藏著狂亂﹕「禁止詢問魔術的手段……不是嗎?」
「里維先生驚訝的……應該說是慌亂的樣子?太棒了。」艾連用力拔出胸中的匕首﹕「再多些,作為只屬於我的觀眾,再多些表露你的感情吧……」



潮流
里維背上背囊,套上衛衣的帽子,在鏡前踢踢鞋尖,察看自己的裝扮。
「里維先生變了呢……」艾連托著腮坐在鞋櫃沙發上,向正背對自己的里維說。
「哪裡變了?」里維皺眉,轉身問。
「嗯……看多了時裝雜誌,出門花多了時間打扮,買衣服時問多了我的意見……」里維單膝跪在艾連胯間的空隙,從上而下看著艾連,艾連噤聲了。
「不好嗎?」
艾連失笑,把頭靠在里維身上﹕「好,很好呀。」
里維推開艾連的肩膀,用手指推推艾連的裝飾眼鏡﹕「……誰叫有人的服裝風格和我的相差太遠。」
西裝和潮流服飾,視覺上的確有段距離,但艾連從來沒有在意過。想到里維默默地在意著這點,艾連悄悄攬著了里維。
這個人就沒想過要我改變嗎?
艾連甜笑﹕「其實我不介意里維先生穿著什麼服飾。」
「你的意思是我不穿更好?」
「等等!為什麼會扯到這……請不要說得那麼庸俗!」艾連對里維的爆炸性發言嚇一跳,沒辦法地笑了笑。
里維瞇瞇眼,低頭吻了艾連﹕「真麻煩。」




「給我把電視關上。在秋天看見穿泳衣的人感覺更冷了。」
電視上映著的是陽光與海灘的度假系列廣告。
「就是在天氣開始冷的時候播放這種廣告,才吸引到人去度假吧?」艾連拿著遙控器,攤坐在沙發上。
「小鬼才會看到廣告就想去旅行。」里維拉下面罩,脫下三角巾和圍裙﹕「去庭園烤蕃薯吧,堆好枯葉了。」
「嗯……」艾連想像起在夏天可以和里維做的各種事情。
里維有些不耐煩﹕「艾連。」
「是。」艾連關掉電視,一躍而起,和里維一起步出客廳。
「夏天果然很棒呢。」艾連還在惦掛剛才的廣告。
「秋天感覺不壞。」里維垂目,交疊雙手。
「為什麼?」
里維瞟一眼艾連。艾連和自己正穿著鬆身的長袖休閒服,互相抱起來感覺大概是鬆鬆軟軟的,尤其艾連的體溫一向偏高,溫度一定剛剛好,十分溫暖。不像夏天般悶熱,也不像冬天般寒冷。
「不為什麼。」里維繼續垂目。



開懷大笑
「Trick or tricked?」
在客廳中心的暖桌,里維停下製作打掃時間表,向艾連張嘴﹕「呀?」
「Treat or treated?」
「不對吧,」里維說﹕「是『Trick or treat』。」
艾連把一顆朱古力塞進里維的嘴﹕「對呢。Trick or treat?」
里維一臉呆然,緩緩嚼著口中的甜﹕「……你在做什麼?」
「不給糖就搗蛋。」「笨蛋嗎?誰不知道這句的意思。」「里維先生不會主動要糖……所以就耍了些小聰明。」
「等等吧。」里維吞咽,沒好氣地想站起來。
「不行,現在我就要糖。」艾連用雙臂鎖著里維的腰。
「我不是正要去拿嗎?」里維知道艾連想怎樣,但仍發言。
艾連使壞地笑,又拿出一顆朱古力咬著,然後指指它。
「艾連唷,你的做法比我的更老套。」里維仰頭。
朱古力在艾連的口中融化。

「你笑得很噁心。」里維語調緩慢地說。
艾連沒說話,把里維埋在懷裡,讓他看不見自己此刻的表情。
「……」里維閉上眼,用心感受艾連的體溫。
[ 2014/10/26 21:24 ]

小木3 | 留言(0) | 引用(0) |
<<忙東忙西乾脆來整理一下好了 | 主页 | 貓耳 x 貓耳>>
留言
发表留言














只对管理员显示

引用
引用 URL
http://miki3369.blog.fc2blog.us/tb.php/267-9f024736
引用此文章(FC2博客用户)
| 主页 |